援越抗法名将刘永福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6-07-01 16:57:00  | 来源:
  

刘永福(1831~1917),排行第二,又名刘二,字渊亭。出生于贴浪峒小峰村(今防城区扶隆乡那勤小峰村),8岁随父母迁往上思州,晚年落籍钦州。

    清咸丰七年(1857年),参加农民起义军。

    同治六年(1867年)在云南六安州创建“黑旗军”,旋即率部进入越南保胜(今老街)。同治十二年(1873年),法国派军舰入侵越南第二大都会西贡(今胡志明市),很快占领了半个越南疆土,继续向北推进,企图占领越南北方16个省份。

    法国驻越南海防市领事,士尔克向法国政府报告:“法国必须占领北圻,它是理想的军事基地,有了这个基地,一旦欧洲各国瓜分中国,我们将是最先在中国腹地的人。”这就引起了清政府的震惊。但当时清政府自顾无暇,不敢扩大与法国对抗,只以剿匪为名,从云南、贵州、广东、广西调兵驻守边界。

    光绪九年(1883年)正月,清廷吏部主事唐景崧向皇帝献计:“既然中国目前不便于和法国直接交战,而越南军队又挡不住法国的进攻,那么,最好找一个越南人信任而且又有实力的人来对付法国人,这个人就是黑旗军队首领刘永福。”

    光绪帝问:“刘永福是广东防城人(当时属广东辖),是太本、镇安一带的贼首,曾与洪秀全呼应,你怎么知道他愿为国效劳?”

    唐答:“刘永福响应洪秀全,实属官逼民反,被广西提督冯子材率30营官兵击溃后,退到越南,已经接受了越南的招抚。越南北方有六霸,危害一方,刘永福受命剿灭六霸之一的白苗盘文义,越南国王授刘永福千品千户官衔。越南百姓见到黑旗军,欢声载道。所以我认为,刘永福可以信任。”

    光绪帝说:“刘永福一介勇夫,草野英雄,兵少将寡,武器不精,如何挡住洋枪洋炮?”

    唐答道:“刘永福有勇有谋。同治十二年(1873),法国人在中越边境一带招募流氓散勇,攻打北圻,北圻各省守将多投降,法军打到太原省时,太原守将向刘永福求救,刘永福设下埋伏,大败法军,法国人被迫退出太原,与越南讲和。越南国王封刘永福为“三宣副提督”。如果圣朝暗中以军饷、武器资助黑旗军,一定能抵抗法军的进攻。”

    光绪帝见说得有理,频频点头,并决定发唐景崧归云南提督岑毓莫差遣,前往越南保胜,招抚刘永福;命广东、广西、云南、谅山、高平驻军暗中以军饷、武器资助黑旗军。

    唐景崧受命后,从北京南下到雷州半岛,然后从钦州进入越南境内,借道谅山、高平进入云南,向提督岑毓莫报命后,再进入越南保胜会见了刘永福。刘见到了同乡唐景崧十分高兴,设酒为其洗尘,但唐说明来意,请他出兵山西、河内抗法,他却皱起眉头,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不去!”唐说:“这是大清皇帝和越南国王对你的信任啊,为什么放弃这样一个杀敌立功的好机会?”

    刘永福说:“我不是不知道法军横行,越南灾难深重,越王已6次派人来催我去抗法,你这次来是第7次了,但请原谅,我不能从命,因越南驸马黄佐炎处处与我作对,使我不能放开手脚打仗。”

     原来刘永福于清同治年间(1862~)于太原大败法军,斩其统帅,而黄佐炎怪他激怒了法军,给越南找了麻烦,以后刘永福在北圻三省剿匪,黄佐炎不发分文军饷,不给一刀一枪;也不把刘永福的功劳上报越王。“我自筹饷械打仗,功劳越多越得罪权臣,何必吃自家饭,敲庙里的钟?”刘永福说。

    唐景崧说:“法国人得寸进尺,夺取越南后,然后北进中国。越南既失,藩篱不保呀,请将军深思。”

    刘永福点点头:“你说得有理,我们黑旗军要与越南共存亡,但军饷、武器如何解决?”

    唐景崧说:“饷、械由清军暗中供应。”并献策说:“将军以保胜为基地,传械越南各省,统一行动,抗击法兵,这是上策;率全部黑旗军进攻河内,驱逐法兵,保住北圻,这是中策;坐守保胜,就地抵抗法军,失败了就退回中国,这是下策。”

    刘永福一拳打在桌上,斩钉截铁地说:“我的力量不足以实现上策,中策总可以办到的!”就这样决定,率黑旗军积极援越抗法。

    同治十二年(1873年),法国以驸马安邺为司令,率兵数千及十多艘炮艇向越南河内进攻,不到一个月,相继攻陷河内、兴安、俯里、海阳、宁平及南定数省城,蹂躏了红河三角洲,北圻形势岌岌可危,越南阮氏王朝一片惊慌,派人到保胜请求刘永福出兵抗法。

    刘永福率千余黑旗军从保胜出发,经舟凤县入怀德府至河内西城门外十里下寨驻扎,越南北圻军务节制大臣黄佐炎(驸马)也率越军数千人开到黑旗军二三里处驻守。

    罗池有一条通往怀德府的大道,附近林木从杂,两侧稻田田埂较高。刘永福把黑旗军分为三队:一队埋伏在附近丛林中,一队埋伏在田埂下,第三队由他亲自率领诱敌,又令越军埋伏在一队附近,做好接应准备。

    是年1221日上午,刘永福率队到河内城外挑战,法军司令安邺以为黑旗军土枪土炮,乌合之众,不把它放在眼里,骄横地与副指挥班尼率兵冲出城门,以洋枪洋炮轰击黑旗军,来势凶猛。刘永福作一阵抵抗后,佯装抵挡不住,朝罗池方向且战且走,法军穷追不舍,一直诱敌至埋伏圈,一声号角,左右两侧的黑旗军迅猛冲入阵,展开白刃战,法军失去枪炮优势,被黑旗军砍得血肉模糊,死伤累累,溃不成军。在慌乱中,法军司令安邺的坐骑被乱石绊倒,把他摔于罗池堤的土坑里。他拔出手枪一连打了6发,子弹没有了,惊魂未定,被黑旗军左营管带吴凤典从田埂跃起,一手抓住安邺的衣领,手起刀落把他砍了。

    刘永福一马当先,将正在逃跑的副指挥班尼和几十名士兵杀死在两侧的稻田里,残敌惊破了胆,纷纷逃回河内城。

    是役,斩法军正副司令和士兵首级数百颗,夺得枪械数百支,弹药一大批,还缴获驸马安邺怀表一块,此表新颖别致,是白金的,内有钻石34颗,宝珠3颗,价值连城,定是公主的定情物。

    为灭敌人的威风,刘永福将安邺的首级挂在河内城外不远的大街上示众。

    越王遣兵数百,抬银到黑旗军营寨,按功奖赏,特赏刘永福中平银五十锭(每锭10两),所有法军军官各划数首级,均点交越军转解,游遍七省地方示众。越王升授刘永福为“三宣副提督”,是为罗池之役。

    光绪九年(1883年)2月,法军向越南增派舰队和1800名援军,以期尽快占领北圻,法军交趾支那海军司令、上校李威利,(又译李维业,越译李葩利),又神气起来,大骂黑旗军,扬言要活捉刘永福,为1 873年在罗池被黑旗军斩杀的前司令安邺报仇。

    同年510日,刘永福给李威利下战书,定于怀德府决战,这正合他的心意,便复书黑旗军。

    515黄昏,黑旗军进行一次大战前的火力侦察,前营管带黄守忠,率军攻打河内城教堂的法军,毙伤敌30多人,烧毁教堂后撤回原地。在河内城西北二公里的小河上有座桥,名叫“纸桥”,桥北一座关帝庙,桥西北三公里外就是黑旗军的驻地。

    517,一小股法军向驻守在关帝庙的黑旗军袭击,被打退,法军也是火力、侦察,刘永福发现关帝庙前沿阵地防守薄弱,决定把得力助手右营管

带杨著恩(又名杨智仁)防守关帝庙。

    519天还没亮,法军550人由河内出发进攻黑旗军,前锋为一大队海军陆战队,由上尉桑提指挥,中军人数最多,并配备野战炮,由上尉比塞尔指挥,殿后又是一支海军陆战队,副司令韦医大校居中军,法军司令李威利则乘坐马车在后军督战。

    刘永福得到情报后,令右营管带杨著恩立即率队进入桥头阵地;令前营管带黄守忠在河道一带布防,策应杨著恩先锋营;令吴凤典率预备队绕道到大路左边的村寨隐蔽起来伺机行动;刘永福亲率卫队在先锋营后边督阵。

    杨著恩带领先锋营来到桥头,把全营分为三个队:一队占据桥头关帝庙,一队在关帝庙后边支援,他率第三队在大路两侧接应,采取纵向密集防守战术,先守后攻的阵式。

    法军李威利率队到纸桥东岸,用望远镜观察对岸后,便下令发炮轰击关帝庙,炮击过后,法军发起冲锋,大批冲上纸桥,一个骑马的四划官压队也冲上纸桥,突然,从关帝庙的断墙后边,射出一排密集的子弹,不少法军中弹倒地,纷纷后退,四划官举起手枪威逼士兵继续冲锋,不准后退。就在这时,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胸膛,连人带马跌下桥去,残敌慌

忙退回桥东隐蔽起来。回来得知被击倒的四划官,就是法军的副司令韦医。

    李威利见阵前失利,暴躁不安,命令从营房里  搬出几十桶烈酒,给战士狂饮壮胆,喝得烂醉的法兵,在大炮的掩护下,排队向前冲锋,十人一排,前排放枪,后排掩护,后排前进放枪。前排前进掩护,连环替换掩护,这种战术给黑旗军很大的伤亡。关帝庙的黑旗军渐渐支持不住,第二队冲上接过阵地,但法军终于冲过了桥,绕到关帝庙后边。杨著恩把辫子一甩,指挥两侧先锋营向敌人猛烈射击,敌兵纷纷中弹倒地。突然,一颗子弹打穿了他的右腿,倒地血流不止,亲兵扶他后撤,他甩开亲兵大叫:“不灭夷寇,死不瞑目!”杨著恩的枪法很准,一支16响的手枪,十几个法兵均倒在他的枪下。又一颗子弹从右侧打中他的右手,手抬不起来,用脚架着枪,一枪撂倒一个冲到面前的法军军官,最后被一颗子弹打中胸膛,就长眠在越南的土地上了。

    大路两侧的黑旗军失去了主将,乱了阵脚后撤。这时,刘永福带领的卫队赶到,下令不许后退,立即调来黄守忠部,防守阵地挡住法军的进攻。

    突然,法军的右侧枪声大作,埋伏在村寨里的吴凤典预备队,向法军拦腰杀来,法军忙把正面攻击的兵力收宿回来,对付侧翼。刘永福当机立断,令各营一起掩杀过去,展开肉搏战,法军失去枪炮优势,乱作一团,被黑旗军砍得尸横遍野,丢下火炮逃回河内。

    一个受了伤的法军军官,叽里咕噜,摆手示意,一个年轻的黑旗军战士,以为他骂人,上前一刀把他砍了,后来验身查明,他就是五划官上校李威利。

    这次战役,史称“纸桥大捷”,黑旗军全胜,斩法军司令李威利,毙副司令韦医,斩一至三划官30余,法兵200余,伤者无数,缴获武器一大批。

    是日下午5时,河内总督阮有度,及华商、董事数十人,到纸桥黑旗军营地庆贺大捷。

    越南嗣德王帝赏刘永福升授“三宣正提督”,加封“一等义良男爵”,并奖“党忠勇金牌一面”;吴凤典升授“宣慰副使…‘副领兵军摘银两参桂合调”,加赏格银一千两,又普赏在行练勇钱二千缗。阵亡的杨著恩,追授“宣慰副使”,加赠“副领兵官”,并重恤其家属。由此,越南人民加深对黑旗军的认识,热烈传颂刘永福的战功。

    初来碔玉亦难分

    一片忠诚九陛闻

    几次“龙编”①传捷报

    人人传颂黑旗军

    注:“龙编”,汉时河内为龙编县。参考资料;《中越近代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