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竹筠二三事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7-03-27 17:00:00  | 来源:
     钟竹筠是中共防城县第一任支部书记、湛江最早的女共产党员、南路妇女解放运动的先驱。1903年,钟竹筠出生于广东省遂溪县杨柑区忐忑塘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1年岁考入北海贞德女子学校,开始接受革命思想熏陶。19255月,被广东农民运动著名领袖人物之一、共产党南路(今湛江一带)负责人黄学增选派到广州,参加第四期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学习。在周恩来、彭湃、恽代英、阮啸仙等共产党人的教导和影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610月,受中共党组织派遣,只身来到防城县东兴镇,发展党员,开展建党工作,并领导防城的工农运动和妇女解放运动。19271月,组建了中共防城县(东兴当时是防城县的一个镇)第一个支部——东兴支部,钟竹筠任党支部书记。19279月下旬被捕,  19297月(农历530),在北海英勇就义,年仅26岁。

 

革命伴侣

 

1921年秋,钟竹筠在亲戚的资助下考入北海贞德女子学校,结识了就读于广东铁路工程学校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员韩盈(1923年冬加人中国共产党),在韩盈的影响和帮助下,她如饥似渴地阅读革命书籍,接受了革命思想。1924年春,孙中山在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韩盈等人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钟竹筠在遂溪和广州湾等地到处宣讲这些革命政策。在革命工作中,钟竹筠与韩盈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她爱慕韩盈的品德才华,不顾家人的反对,于1925年春与韩盈结成了革命伴侣。

19255月,钟竹筠被选派到广州农民运动讲  习所(第四届)学习,结识了周恩来、彭湃、恽代英、  周其鉴、阮啸仙等共产党人,思想上有了新的飞跃,  学习期间,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南路最早的  一位女共产党员。1925年冬,国民党广东省南路特  别委员会成立,韩盈与钟竹筠分别负责党务和妇女  等方面工作。不久,广东省农民协会南路办事处成  立,钟竹筠把刚出生两个月的孩子留在家中,四出奔走,指导和推动建立妇女解放协会,开展妇女解  放运动,足迹遍及梅、遂溪、廉江、高州、信宜、合  浦和北海等地。还和韩盈、黄学增等在梅成立了一个“血迹剧社”,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 

19264月,韩盈、钟竹筠等中共党员协助国民党遂溪县党部进行改组,钟竹筠被选为县党部执行委员,钟竹筠负责妇女部的工作;遂溪县妇女解放协会成立,钟竹筠任主席。5月,国民党南路特委在梅召开会议,整顿各县市国民党党务,韩盈负责钦廉四属,钟竹筠负责茂名县的具体工作。7月,国民党南路特委派员接收《高州国民日报》,韩盈任总编辑,钟竹筠也经常为《国民日报》撰写文章和诗歌,呼吁妇女组织起来,争取人权和民主。10月,中共遂溪县委员会成立,韩盈、钟竹筠等12人为委员,韩盈任书记;中共南路特派员黄学增派钟竹筠到钦廉一带开展建党和各项革命运动,钟竹筠毅然留下孩子,离开丈夫,只身来到防城县东兴镇,利用韩盈母亲和继父在防城行医、开杂货店的有利条件作掩护,开展革命工作,先后吸收了易一德、黄胞民、麦球英等先进分子入党。19271月,中共广东南路地方委员会成立,韩盈、钟竹筠为委员。2月,钟竹筠创建了中共防城县东兴支部。

 

帮助身处困境的妇女走向新生活

 

    192610月,钟竹筠受党组织派遣,到防城县开展建党工作并领导防城的工农运动和妇女解放运动。她把妇女解放运动同当地的工农运动紧密结合起来,引导妇女走向社会,教育和帮助广大受压迫的妇女从封建桎梏中解放出来。

钟竹筠对身处困境的妇女,给予了深切的同情。那时,妓院酒馆林立,一些为生活所迫或其他原因沦为娼妓的妇女,受尽折磨和剥削,处境很悲惨。钟竹筠便利用组织起来的妇女力量,同凌辱、虐待妇女的鸨母作斗争,并为妓女组织了“女伶工会”,让她们在总工会的领导下,接受教育,起来抗争。许多妓女不愿再受凌辱,到妇女会申诉,要求摆脱苦难生涯。有一个姓伍的妓女缺钱赎身,钟竹筠知道后,便把自己的首饰、衣物卖掉,帮助她赎身。通过一系列的工作和斗争,终于使十多名妓女跳出火坑。钟竹筠亲自给这些妇女戴大红花,引导她们走向新生活。这些脱离苦海的妇女对钟竹筠非常感激,后来在钟竹筠被捕入狱的一年多时间里,她们曾冒着风险,赶到北海给她送钱送物。

 

英勇不屈的狱中斗争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大批共产党员、革命志士被逮捕,被杀害。5月,钟竹筠的丈夫、中共遂溪县委书记韩盈被害,9月下旬,钟竹筠被国民党东兴警察分局沈石孚秘密拘捕,解送北海。 

在北海监狱中,敌人曾多次软硬兼施,对钟竹筠进行审讯,但她始终严词以对:“斩杀由你们,要我屈服办不到!”当她从敌人口中知道自己亲爱的丈夫、战友韩盈被害时,把无限的悲痛化作仇恨的烈焰,更加坚定了与反动派斗争到底的决心。审判长在钟竹筠的凛然正气面前十分恼火,但见她相貌出众,却又心怀歹意,因此迟迟不结案。在一次审讯时,审判长卑鄙地说:“竹筠啊!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你所理想的革命不是完了吗?你年纪轻轻,又有才学,真是前途无限呵!我已多次说过,只要你答应两个条件:一是公开宣布脱离共产党,供出共产党内部的秘密;二是答应与我……金钱、地位、享受都有。”钟竹筠怒斥道:“革命不会完!最终完蛋的只有你们这伙人面兽心的反动派!你们明里念着总理遗嘱,暗里却干着破坏三大政策的勾当。我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你休想从我身上得到任何东西!”敌人将她打得昏死过去,她醒来还是半句口供也没有。

钟竹筠知道敌人随时都可能对她下毒手,她把带在身边的一支心爱的“地球牌”自来水笔,托来探望她的亲友转给独生儿子,说“他长大后,嘱他好好读书,要做一个对国家民族有用的人。”她鼓励前来探望的战友说“干革命就会有牺牲,为革命而死无上光荣,您们不要怕,要继续斗争下去。”

在狱中,钟竹筠经受了敌人的种种威胁利诱和酷刑折磨,始终如一地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革命气节和牺牲精神。国民党反动派当局终于对钟竹筠下毒手了。上刑场前,钟竹筠向敌人严正提出:“我要坐车,要向群众告别。”敌人见她遍体鳞伤,难以行动,只好答允。1929530,钟竹筠梳妆整齐,穿起平时最爱穿的白衣黑裙学生装,端庄地坐在黄包车上,从容地向站大街道两旁的群众微笑告别。在“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中,她在北海西炮台刑场英勇就义,时年26岁!

 

(根据《中共广西党史人物传》第一辑、《中共南路党史大事记》、《合浦英烈传》整理。)   

关于钟竹筠烈士牺牲的时间,有的史料记载为7月,有的史料记载为530日,笔者根据万年历192976日正好是农历的530及当时北海人通用农历推定,钟竹筠烈士牺牲的时间应该为1929.7月(农历530日)。